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思为时讯  >  教育 > 正文

最“壕”学院狂发奖学金!“三剑客”各领风骚

   作为加拿大首任总督,约翰·格雷夫·西姆科刚刚从美国战场撤回加拿大,虽然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败给了华盛顿领导的大陆军,殖民地美国独立建国大大刺激了他,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的高级军官似乎已经厌倦了战争,于是建立一个殖民地大学成为他最大的愿望,因为他坚信,只有大学才能充当英帝国在殖民地的统治工具。

从“皇家宪章”到“世俗化运动”

   西姆科的梦想终于看到了曙光,1798年上加拿大执行委员会建议将这所大学建立在当时的殖民地首府约克。

   尽管决议已经形成,但学校真正建立已经是30年以后的1827年了,这一年的五月十五日,英王乔治四世颁布了皇家宪章,国王在宪章中明确了建立这所殖民地大学的意义所在,即让殖民地的年轻人接受带有英国国教教义色彩的教育,同时也提出了建立涵盖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所有分支学科的体系。

    宪章赋予了这所学校极大的特权,接下来就是任命学校首任校长了,西姆科当然无缘此职位,因为他已经在1806年深秋带着遗憾阖然长逝,无论怎样,他都是公认的多伦多大学之父。真正的幸运儿是多伦多地区的大主教约翰·斯特罗恩,他通过积极游说,获得了英国王室的授权,携着皇家宪章搬进了位于女王公园的,刚刚成立的国王学院办公室,成为多伦多大学前身——国王学院的首任校长。

    在斯特罗恩主教的管理下,国王学院俨然已经成为一所宗教大学,校园充斥着英国国教和英国殖民精英主义的色彩,并且授予了殖民地门阀士族家庭子女很多特权,这引起了一些改革派政治家的反弹,于是一股反对神职人员控制学校,宗教学校世俗化的运动在上加拿大地区如火如荼的展开,并且大有燎原之势,经过了长期而热烈的辩论,1849年新选举的上加拿大政府终于投票表决,将国王学院更名为多伦多大学,并且强制切断了学校和宗教的关联,也许是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斯特罗恩主教早在1848年就成立了一所英国国教神学院,这所学校也成为他最终的归宿。

“三剑客”各领风骚

    和绝大多数北美高校不同的是,诞生于英国殖民统治高峰期的多伦多大学的风格和体制,更接近于诸如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之类的英国老牌名校,其所属的二级学院可以独立行使包括招生、奖学金项目以及其他财政事务的权利,因此多伦多大学会让人产生分散之感,但其实这所学校更像一篇“散文”——形散而神不散,松散的形式并不代表这些学院归属感的淡漠,由此可见成为这所学校的管理者是一件多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了,它需要高超而巧妙的管理艺术。

     作为“加拿大公立大学之花”的多伦多大学,被认为是通信技术思想理论的发源地之一,但学校理工科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思辨的心,因为这所学校也被公认为“北美思想批判家的乐园”。

    多伦多大学之所以有如此活力,和其所属的学院不无关系,其中的佼佼者非圣三一学院、因尼斯学院以及维多利亚书院莫属。

    “三剑客”之中,最“壕”的维多利亚书院每年都能让申请者眼前一亮,因为这所书院提供了种类繁多的奖学金,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拿到奖学金的前提是申请者必须将维多利亚书院作为第一选择,否则即使你被录取了,并且成绩优异,奖学金也不会放进你的腰包,听起来这项规定有些强人所难,细想起来,却又为维多利亚书院建立师生归属感的良苦用心而感动不已。

    三所学院当中最值得玩味的当属圣三一学院,这所学院正是当年那个因为“宗教世俗化运动”而下台的斯特罗恩主教创办的,后来归并到多伦多大学。也许是受“世俗化”思潮的惯性影响,这所保留了宗教色彩名称的学院至今都是多伦多大学规模最小的,每年固定的450名招生名额,相比于其他两所学院来说显得有些“寒酸”,但是短小精悍的风格,反而成为圣三一学院的优势之一,小班授课的效率有目共睹。至今,这所学院还保留着些许宗教的风俗,穿着黑袍的学生会让人误以为这里是培养主教的所在,而每周三雷打不动的高桌晚餐则是这所学院保守主义的典型体现。

   最能体现多伦多大学现代大学属性的,其实是因尼斯学院。由于成立时间较短,这所学院没有承载太多的历史使命,因而也就少了很多历史包袱和传统思维的束缚,因为这里集中了多伦多大学思想最活跃的研究生,这里每天也都上演着不同流行思潮的交锋,时不时也会有科学怪咖的疯狂实验,因此因尼斯学院也被冠以“加拿大版的生活大爆炸”。

    多伦多大学以严格的学术氛围著称,但并不代表这里的生活会如机械般枯燥无味。活跃的橄榄球和冰球俱乐部自不必说,因为这是加拿大每所大学必备的体育社团,但这些不是最能吸引多伦多大学学生的项目,如果你是一位初来乍到的访客,那么学生们最先推荐的所在肯定是“哈特之家”,可千万别小看了这座老楼,它深刻的影响着学校的发展进程,因为注入学生会等重要团体的决定都是在这里做出的,此外,这里还是学生们难得的“乐土”,因为在里面你可以忘却所有的校规,当你渴望阅读,可以随手在书香四溢的图书馆拿几本过过瘾;如果你饥肠辘辘,还可以任意选择一款美食聊解“舌尖之苦”;如果你狂热追求艺术,还可以在画廊中逡巡,去领略世界艺术大师的灵感碰撞。

   “像树一样万古常青”,多伦多大学的百年精魂早已化作这句铿锵有力的训诫,当年滋润多伦多大学这棵“常青树”的国王宪章虽然已经成为一堆泛黄的纸,但后来者用他们的思想在继续“浇灌”着这所学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