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思为时讯  >  娱乐 > 正文

第五代女导演彭小莲去世,享年66岁

原标题:告别小莲

  6月19日上午10时03分,第五代女导演彭小莲因病在上海去世,享年66岁。新京报第一时间联系到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对方确认了该消息。1978年,彭小莲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与张艺谋、陈凯歌等同属于第五代导演。1986年,她执导了处女作——儿童题材影片《我和我的同学们》,获得第七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儿童故事片奖,之后又执导了“上海三部曲”:《假装没感觉》、《美丽上海》、《上海伦巴》,对上海这个城市、家庭以及个体心路历程做了回顾和展现。其中,《美丽上海》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她最后一部作品是2018年上映的《请你记住我》,冯文娟、贾一平、黄宗英、徐才根主演。

  导演

  上海值得大写大拍

  彭小莲1953年出生于湖南省茶陵县,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成为之后外界所称的“第五代导演”中的一员。1982年毕业之后,彭小莲被分配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从事导演工作。从此,她的作品总是离不开上海这座城市。她曾说:“我对上海特别特别地熟悉,那一幢幢房子里的人及它背后的故事,体现着她的文化和历史,值得大写大拍。”

  2002年,她拍摄了一个上海石库门里普通家庭的故事,通过三代不同女性,折射出时代变迁以及现代人的尴尬处境。该片不仅开启了彭小莲“上海三部曲”的序幕,影片中流露出的上海气质还打动了《霸王别姬》出品人徐枫,决定投资彭小莲“上海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美丽上海》,还请来了中国香港演员王祖贤和顾美华,演绎出上海老洋房的风情,影片最终获得金鸡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四项大奖。2006年,彭小莲导演了“上海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上海伦巴》,采用大量戏中戏以及新旧胶片结合的形式,给电影增添了几分怀旧色彩。

  作家

  我的小说比电影好看

  彭小莲喜欢电影创作中的那种工业化劳动,拍摄、剪辑、混录、调色……这个过程让她很享受。然而,胶片时代过去了,数字拍摄取而代之,电影的商业化时代到来,这对于不擅长找投资的彭小莲来说,很头疼。生前仅执导了12部电影,最近10年她只拍摄了一部电影作品,远远低于同时代的其他导演。

  所以,在有限的电影拍摄中,文字成为彭小莲另一个表达情感的口径。其实,彭小莲本身就有很深厚的文学功底,她的父亲是上世纪30年代“左联作家”彭柏山,有家学渊源。在第五代导演群体中是文学修养比较高的导演之一,她的很多作品都是自己编剧。她还进行了一些虚构和非虚构写作,代表作品有《回家路上》《他们的岁月》《理想主义的困惑》《电影,另一种审美的可能》《不要给我讲故事,我要的是人物》等。其中,《书斋外的学者》获第二届“钟山文学奖”,《记忆的颜色》获2017年“上海文学奖”。

  有观众评价:“你的小说比你的电影好看。”彭小莲十分赞同,“因为,小说是一个人的战争,你出征了,只要顽强地打下去,即使把自己打得头破血流,只要你敢于坚持,你还是会胜利的。电影,是世界大战,我常常还没来得及装上子弹,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

  ■ 追忆

  她是最有文人气质的女导演

  提起彭小莲逝世李少红几度哽咽,“她走了,我真的难过、心碎,实在接受不了,感觉向历史和世界告别的脚步,正真实地在向我们逼近。”李少红回忆说,自己和彭小莲在班上走得最近,“包括毕业作业,小莲也一定要跟我在一个组,第一次见曾念平(李少红丈夫)也是跟她一起去的。”当时,李少红和彭小莲一起去还借来的小说《解冻》,遇到了曾念平,“后来我和曾念平开始约会,可以算是她无心插柳介绍的。”在李少红看来,彭小莲受家庭的影响,是班上女生中最有文人气质的,文学造诣也是女生中最好的。“她心比较高,也比较自信,是我们这拨女导演里能写小说、写电影理论书的。”去年,李少红还在社交平台呼吁大家关注彭小莲新作《请你记住我》,她说里面承载着彭小莲对上海的特殊情感:“除了是对上海城市文化、电影艺术的留恋,也是对胶片电影时代的一个告别。” ——导演李少红

  她很亮眼,但从来不轻浮

  我们是同学,她是导演系,我们是美术系,但大家都住在一个楼里,对她的印象很深,娃娃脸,性格开朗,也非常夺目,身上总有上海同学的风度,在男生中大家都很欣赏她。那个时代我们男生女生不太爱多说话,但是她和很多同学都聊得来。那个时候最有意思的是她在学画画,那时候我们想说学导演的为什么学画画呢?真的是爱好很广泛。这么多年人生走过来,她很亮眼,但从来不轻浮。

  彭小莲的作品很有文化风韵和文化追求,从来没有出过低俗作品,这么多年我们见面机会不多,都是通过银幕和电影来交流。我曾经做过几届金鸡奖的评委,她的作品都证明了她是一个特别敬业也特别认真的人。 口述:导演冯小宁

  她的真性情特别能打动人

  我最后一次见彭导是在去年,我们合作的电影《请你记住我》在上海有一次小展映,我跟彭导还有剧组老师们聚了会,真没想到竟然是最后一次。本来还有很多计划,我们约好要一起去旅游。前段时间我还跟她说要去上海看她……太突然了。

  她特别乐观,拍戏不会发火骂人,更多的是把压力放在自己身上。2017年拍戏的时候,彭导其实刚做完手术没多久,现场制片都非常担心,但她从来没说过自己得病,我是从旁人嘴里听到的。她在我们面前,永远特别有干劲,也特别自律,每天晚上九十点睡觉,早上五六点起床。后来我们才知道,导演生病不能承担这么高负荷的工作。

  她是一个特别直接的人,可能很多人不太适应她的沟通方式,恰巧我是能接受的,其实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出发点都是特别无私的,为对方考虑。比方说,我们之前出席平遥国际电影展,她看到我穿的衣服,会直接说,你的衣服太丑了,怎么穿成这样。我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她是希望你每一次都呈现出最美好的样子。如果你表现得好,她会直接表扬你,她说我衣服难看之后,我又换了一套,她就说这件衣服太好看了,在哪儿买的,贵不贵啊。她的真性情特别能打动人。 口述:演员冯文娟,《请你记住我》女主演(采写/滕朝 周慧晓婉)

 
 
(责编:刘婧婷、丁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