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思为时讯  >  家居 > 正文

梦天索菲亚等家居巨头发起反侵权

  家居行业痼疾——傍名牌乱象迎来当头一棒。

  近日,海珠区人民法院对索菲亚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做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及其名下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800万元和全部30多万元诉讼费用。就在两个月前的2019年4月8日,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江山梦天”商标侵权案件尘埃落定,被告及其名下公司因侵犯“梦天”商标被判罚208.58万元。

  梦天木门、索菲亚等家居巨头接连胜诉,让家居行业重拾对家居商标、设计等反侵权的信心,同时也警示着傍名牌的企业不要心存侥幸,否则可能面临数百万元的巨额赔偿。

  一场830万元的官司

  赔偿金额超过800万元的商标侵权案,在家居行业十分罕见。

  近日,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对一起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进行一审判决,案件原告索菲亚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菲亚”)获得经济损失赔偿800万元,案件被告侵权企业股东和侵权企业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同时索菲亚主张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费用363229元也被法院全额支持,被告合计赔偿超过830万元。此外,海珠区人民法院还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下架侵权店面门头及产品)、变更企业名称、在全国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等。这是迄今为止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判赔额度最高的知识产权案件,也是广东省定制家居行业判赔额度最高的知识产权案件。

  830余万元巨额赔偿,并非侵权者将要付出的全部代价。2019年6月17日,索菲亚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法院实际判赔数额超过830万元,并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被告不得继续生产销售索菲亚木门,被告经销商的木门门店招牌全部要拆掉,预估被告的实际损失将会超过千万元”。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资深知识产权律师王国华指出:“索菲亚之所以能够申诉成功,一方面是索菲亚所主张的事实,确实从法律上能够予以成立;另一方面,当前司法环境在逐步改善,特别是司法对于知识产权侵权方面的打击力度在加大。”

  一次品类扩张的狙击

  这场商标侵权案的获胜,是索菲亚对品类扩张道路上傍名牌乱象的一次狙击。

  此前,“索菲亚”驰名商标只适用于“家具”,侵权方恶意抢注的索菲亚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是“木门”,两种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属于不同类别的商品,导致索菲亚在拓展木门产品线时,一度面临更换新品牌开展业务的尴尬局面,只能以“米兰纳木门”的品牌名面世。

  “索菲亚自己投入了木门新品牌——米兰纳木门的广告推广费用、新品牌单独开店运营的费用等,但新品牌招商依旧缓慢,影响了木门的发展,同时还总被消费者误认购买、售后投诉等,造成各种声誉损失。”索菲亚方面表示,“从被告2014年获得商标证至今,给索菲亚造成的各项损失高达上亿元。”

  2019年,索菲亚获得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可的“木门、地板”商品的商标权后,对于恶意抢注“木门”品牌的侵权行为发起狙击,并逐步停用“米兰纳木门”品牌,将门店全部更换为“索菲亚木门”品牌。截至2019年6月初,“索菲亚木门”在全国已开设了320多家门店。

  让索菲亚困扰的不止木门这一个品类。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索菲亚智能锁”官网上,标称所属企业为“中山市普鑫智能家居科技有限公司”;在“索菲亚套式厨电”的官网上,标称所属企业“中山市索菲亚电器有限公司”;在“索菲亚瓷砖”的官网上,标称所属企业为“广东索菲亚陶瓷有限公司”。这些企业均与索菲亚家居股份有限公司毫无关联。除此之外,市场上还充斥着“索菲亚集成吊顶”、“索菲亚卫浴”等大量傍名牌的品牌。

  对此,索菲亚方面表示,“对任何侵犯或恶意抢注索菲亚商标的行为,索菲亚都会积极地反侵权”。

  一缕反侵权胜战曙光

  索菲亚并非第一家反侵权的家居企业,美克家居、梦天木门等家居巨头都曾吹响反侵权的号角,并获得成功。业内人士表示,家居巨头纷纷胜诉让行业看到了反侵权战胜利的曙光。

  2018年7月23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克家居起诉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做出一审判决,东莞雅思家具有限公司、徐州美克马丁家具有限公司及苏州相城经济开发区雷克蒙顿家具经营部共需赔偿美克家居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4万元。8个多月后的2019年4月8日,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梦天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江山梦天”商标侵权案件最终尘埃落定,被告“浙江梦凯家居有限公司”及“姜开亮”因侵犯“梦天”商标被判罚208.58万元。

  专家表示,“随着各大家居企业维权意识的觉醒,商标专利申请等一系列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将更加得到重视,再加之相关领域法律法规的完善,家具商标、设计等侵权事件将不再是攻不下的壁垒”。

  对各家居企业来说,目前反侵权的难点不在判罚,而在最终执行。王国华认为,“案件归根结底还要看被告主体的履行能力,被告作为一家企业,在履行方面是不是有这方面的资产。索菲亚反侵权的案子现在只是一审,要等到二审、终审判决结束以后才能够进入相关的执行阶段,在此阶段侵权企业有可能会转移相关的财产。这种情况下适当性地采取相关的财产保全,会有利于今后的案件执行”。

  索菲亚案件的代理律师也表示,“从司法实践来看,以往的侵权案件法律层面的认定并不难,但企业举证自身实际损失、侵权人的经营获利等相关证据较为困难,不少案件判决后实践中还面临执行难的问题”。

  反侵权不易,但巨头们能争相拿起法律的武器,就已经是一种好的方向。“这种较高的赔偿实际上对于家居企业后续的反侵权会有一定的引领作用,对傍名牌的企业也会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王国华表示。

 
 
(责编:许维娜、孙红丽)
返回顶部